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IG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2月02日  

2010-12-01 10:26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的老师

--童年的回忆之三

我上学时己经十多岁了。那个时候的孩子上学都很晚,不象现在五、六岁就入了学,学前还要上学前班。我们的学校是在县东南方的一座破庙里,那尊长着胡须的关帝的塑像,高高的坐在课堂上。课桌是一条长长的木板钉在二个埋在地下的木桩上,长条板凳并排可坐三个学生。整个课堂黑乎乎的,脏兮兮的,只有长板桌上的书本洁白鲜亮。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是一位女老师,有三、四十岁,中等身材,穿着蓝色的列宁装,剪着齐耳长的短发,楕园型的脸上略带着笑容,给人一种可亲可敬的感觉。她给我们上的第一课是:人。后来便是“一个人”,“人有手”,“会做工”之类的课文。那有现在的孩子学的那么深那么广,从小不点儿就学拼音,学外语,上奧数…

全班学生中只有我特殊,每天上学领着我的弟弟。我母亲已去世几年了,父亲虽然呵护着我们,可父亲太忙,当时正是国家百业待兴恢复生产的时期,广大受苦受难的工人、农民,为感谢共产党把他们解救出苦海,都在拼命的工作,这种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空前高涨,化作翻天倒海的力量,迸发在现实的生产中去。我的父亲当然也不甘落后于别人。所以,带着弟弟便成为我这个小哥哥义不容辞的大事。

2010年12月02日 - YIGE - YIGE每天清晨我拉着弟弟的手一起来到学校,走进课堂。我的女老师望着我点点头,并不嫌弃我们,以慈祥的目光送我们兄弟俩坐在长条板凳上。每天放学的时候,她又看着我们兄弟俩走进小巷里才离去。东北的冬天特别冷,她常常把弟弟接进她的办公室,用纸擦去弟弟脸上的鼻涕,让弟弟坐在火炉边烤火,有时把烤好的玉米面大餅子给我们吃…

当时正是抗美援朝的战争年代,在东北三省时时传来防空的警报声。每当听到汽笛发出的警报声,每到这时她掩护着我们并领着我的弟弟躲进小树林里。

那时我虽然才十来岁,可我经历的并不少,经受的磨难并不少。在我年幼的心里最懂得爱,每当这时我深情地看着这位女老师,有时却忘了咄咄逼人的警报声。她,多么象我的“妈妈”,我多么想呌她一声“妈妈”。人常说,有妈的孩子象个宝,没妈的孩子象根草。我和弟弟不就象秋风中摇曳的枯草吗?我多么需要母爱,多么想在母亲的怀里撒娇,这些对于我并没有享受到。我多么想扑到这位女老师的怀里,享受一回母爱的甜蜜。

那时我年幼无知没有问一问老师这究竟为什么?这是我终生难以解开的谜。后来,我们的学校同其它学校合并为中心小学,从此我便离开了这位女老师,直到现在都没能见到她。更可憎的是我竟不记得我的这位好老师的姓名。虽然我去过锦西多次,也未能打听过这位好老师。如果我的第一位女老师还活着的话也该百岁了。

阵釀的酒,时间越久远越醇香;越是年龄高迈,越是怀念童年的时代,越是怀念我的第一位女老师。永远忘不掉她目送我和弟弟的神情,忘不掉给弟弟擦鼻涕的动作,忘不掉领着我们跑进小树林中的状态…

我的第一位女老师、我的好老师,我多么想呌您一声:“妈妈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